分分3D

                                                            来源:分分3D
                                                            发稿时间:2020-05-24 18:43:36

                                                            高福说,中国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做的是“闭卷考试”,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至于广大民众的不理解,对我本人提出的一些质疑,我本人保持谦卑的心态,谦虚接受各种质疑,用努力抗疫来回答这样的问题”。他说,大家共同面对的敌人,是一个未知的新冠病毒。

                                                            不过由于临床试验的数据难以让学界信服瑞德西韦的效果,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本月早些时候已经启动了一项新的瑞德西韦与抗炎症药物巴瑞替尼(baricitinib)联合使用的随机、双盲、对照组临床试验ACCT-2,正在美国和全球100多个中心开展,计划招募超过1000名患者。巴瑞替尼是礼来公司研制的治疗关节炎的抗炎药物。

                                                            曹彬教授及其团队4月29日发表在《柳叶刀》上的论文显示,在中国进行的一项瑞德西韦随机双盲对照组、多中心临床试验结果表明,瑞德西韦对于重症患者无显著疗效。但这项临床试验由于疫情结束而未能完成全部受试者入组,样本量较小,从而无法在统计学上证明瑞德西韦对患者有任何显著的临床获益。

                                                            曹彬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最新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论文中,整段引用了中国瑞德西韦临床研究结果作为证据支持。贝格尔等研究人员写道:“应当将我们试验的结果与中国纳入237例患者(瑞德西韦组158例和安慰剂组79例)的一项随机试验结果进行比较。”

                                                            针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临床试验数据,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瑞德西韦中国临床研究项目负责人曹彬教授5月23日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结论与我们的研究结论基本一致,也就是说瑞德西韦有一定的效果,但是效果并不是很显著。”

                                                            在前述《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论文中,作者对为何修改临床试验的主要结局解释称:“该试验在2月份完成设计,但随后人们逐步认识到新冠肺炎病程远长于原来的预期,参与试验的统计学家在3月22日提出,原定主要结局‘第15天瑞德西韦组与安慰剂组患者的临床病情差异’可能无法准确评估两组差异,因而建议改变评估终点。”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临床试验结果公布后,吉利德公司发表声明称:“这一研究表明瑞德西韦对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效果,尤其体现在仅需吸氧支持的重症患者,而不是上呼吸机的重症患者。我们希望吉利德公司自己的针对需要吸氧支持患者的临床试验结果也在近期尽快发表。这一临床试验将比较评估5天或者10天用药的疗效。”

                                                            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国立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主导的一项针对1063例患者的瑞德西韦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ACCT-1,初步结果于5月22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的网站上发表。尽管研究结果表明瑞德西韦治疗组患者恢复更快,但在降低病死率方面并没有显著效果。

                                                            美国国立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Fauci)表示:“ACCT-2l临床试验将会验证,如果在瑞德西韦治疗基础上,再加入一种抗炎药物,是否会对患者提供额外的好处,包括降低病死率。”

                                                            高福表示,面对这样的疫情,民众提出这么多的问题,都是应该回答的问题。这只能增加我们和新冠病毒斗争的斗志,而不是削弱我们的斗志,也是提醒我们应该更加努力。“我就是这种心态,一直战斗在抗击新冠疫情前线,也一直和世界各国的专家、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和临床医生分享中国的经验以及可资其他国家借鉴的做法,这是我们战胜全球大流行的基础。